主页 > 国际 >

美华裔警员刘文健遗孀回忆丈夫:本想与他共度一生

时间:2019-10-06 16:38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中国侨网10月5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华裔警员刘文健在2014年在纽约街头执勤时和搭档拉莫斯一起遭歹徒枪杀殉职,被誉为全美国的英雄,也是所有华人的骄傲。在他离世后三年后,他的遗孀陈佩霞用他留下的精子受孕成功,生下天使般的女儿刘安儿。在女儿和亲友陪伴下,正逐渐走出伤痛的陈佩霞,终于可以鼓起勇气、坐下来面对媒体,接受专访,回忆她与刘文健的情缘和恩爱,寄托对刘文健的无限思念与眷恋,也憧憬母女二人未来的生活。

  相伴七年 本想与他共度一生

  时隔五年,陈佩霞终于有勇气接受采访回忆丈夫刘文健,不再是照着稿子读那些苍白的语句,而是生动的描述这个和她相恋了七年,原本希望携手一生,却在婚后两个多月不幸牺牲的挚爱。

  陈佩霞出生在中国广东省台山,小学毕业后随全家一起移民赴美,先后就读曼哈顿华埠的孙逸仙中学、法拉盛的江邦高中(John Bowne High School),随后考入纽约市立大学布鲁克林学院就读商业管理。

  2007年一次朋友的聚会上,陈佩霞认识了同样来自台山的刘文健,当时他刚当上警察不久,简单聊天后发现两人都住在布鲁克林并仅隔一个街口,上班也是前往同一个地铁站,便交换了电话。

  进一步了解后刘文健被这个孝顺、努力的女孩吸引,但从未鼓起勇气告白,一个月后他拿着钻戒去找陈佩霞说当礼物送给她。“我当时吓死了,但是又觉得好好笑,哪有人认识一个月就送钻戒的。”陈佩霞说。

  陈佩霞形容刘文健是一个极不浪漫的人,从不会说任何甜言蜜语,连告白也没有过,但他会每天接她下班,然后准备一份精美的晚餐,知道她不敢开车又讨厌坐地铁,便担当司机载着她去各个地方,看到她手上提着重物也都是一句话不说直接接过来。“人到了这个年龄还求什么,有个把自己宠得跟公主一样的人,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陈佩霞说。

  在相恋的七年时间里,性格内向、话也不多的陈佩霞,被阳光、开朗的刘文健一点一点地感染,两人休闲时一起散步、一起旅游、一起努力工作规划美好的未来,生活简单而充实。

  2014年情人节这天,刘文健约陈佩霞到家里一起过节,一进门就发现自己多名好友也被邀请。“我当时就觉得奇怪,情人节不应该是两个人一起度过吗?怎么还叫了这么多朋友一起。” 陈佩霞说。不久后刘文健拿着钻戒单膝下跪求婚。

  已经相恋七年,答应求婚是顺理成章的事,之后的半年,两家人都忙着准备结婚的事宜,同年9月两人便在美国领了证,之后又返回台山家乡宴请乡亲,顺便旅游度蜜月。

  结婚后,陈佩霞和刘文健还有他父母住进了班森贺的一栋房子里。“刘爸、刘妈对我也非常好,家里活从不让我做,下班就有饭吃,就像多了两个人照顾我一样。”陈佩霞说。

  丈夫骤逝 第一时间要求留精

  没想到结婚没多久,就出了事。刘文健当时工作的84分局,位于布鲁克林市中心地带,事发之前因为发生多起非洲裔与警方的冲突,当地不断有相关抗议游行示威活动。

  陈佩霞说,他从来不说自己工作是否危险,我对此也完全没有意识,只记得他当时天天加班,协助维持游行秩序。

  2014年12月20日,陈佩霞突然接到警局来电。她说:“他们就让我在家里等着,之后派了警车来家里接我们,也没有说发生什么事情”刘文健的父母与陈佩霞很快被接到医院,才得知刘文健殉职的噩耗。

  “我当时进去时,他被白布盖着,我只记得自己觉得很冷,房间里面站了很多人,我站不起来也说不出话。”当现场有人问陈佩霞能提供什么帮助的时候,她鼓足力气说能不能留下他的精子,于是医院立即调来专业人员检查,确定精子还存活,便立即提取,并采取了冷冻措施。

  陈佩霞说:“我们结婚之后就一直憧憬着为家里增添一个新成员,他说过生男生女不重要,所以当他们问我刘文健会不会有什么遗愿时,七年相处,不用他说,我就知道这是他想要的。”

  虽然明白当单亲妈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陈佩霞却在是否人工受孕上没有过任何犹豫,这是他想要的,就是我想要的,事后陈佩霞很快就提出人工受孕的要求,但医院却不同意。“他们说我当时情绪很不稳定,这个手术需要生理和心理同时准备好,要我先从看心理医生开始。”

  调适备孕 不断挑战自己极限

  想要人工受孕完成刘文健遗愿,不光身体要好,内心也需要足够强大,可当时陈佩霞根本没法从悲痛中走出来。“走在两人曾经散步的路上,我会哭,去两人去过的餐厅,我也会哭,想他的时候我就坐地铁去墓地上看他,期间想起之前去哪里都是他开车载我,不舍得我坐地铁,我就边坐地铁边哭,那段地铁时间真的好长。”陈佩霞说。

  陈佩霞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便开始用各种方式磨炼自己,让自己变得强大,走出悲痛;她先从原本住的家里搬了出来,以免触景生情,然后开始尝试开车,再到处旅游,恐高加怕水的她,学习游泳并尝试跳水。“我逼着自己往水里跳,再一点点增加高度,之后又开始尝试潜水,现在我已经拥有了深潜资格证,还和鲸鲨一起游过泳。”她说。

  陈佩霞另一个大胆的尝试是养狗,她表示,自己之前真的怕狗,看到狗立刻跑得远远的,而且还有严重的季节过敏和狗毛过敏,当朋友提出养狗的建议后,陈佩霞犹豫了很久,最终决定试一试,便养了一只黑色的拉布拉多取名“刘仔”。

  从没养狗的经验,陈佩霞一开始拿“刘仔”不知如何是好,慢慢的陈佩霞发现“刘仔”就像多了一个陪伴自己的亲人,当她伤心的时候,“刘仔”会安静的呆在自己身边,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自己,散步的时候自己也不再形单影只,别人一开始说狗通人性我不信,养他后我真的发现有狗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你需要照顾它,给它食物,但是它会给你他全部的爱。

  “大约过了两年半之后,我再想起刘文健的时候心没有那么痛了,就知道应该可以开始接受人工受孕手术。” 陈佩霞说。

  备受磨炼 苦尽甘来女儿降生

  确定可以开始人工受孕后,医院为调整陈佩霞身体进行一系列的准备,整整两个月,陈佩霞每天需要抽血检查身体激素水平,每周至少两到三次药物注射,手打针打到乌青,整整一年半才褪去。如果第一次人工受孕不成功,这一切的痛苦都得从头再来;但是陈佩霞没有过一刻犹豫,并坚信自己能一次成功,还和朋友打赌说一定会是个女儿。

美华裔警员刘文健遗孀回忆丈夫:本想与他共度一生 陈佩霞(左)和女儿刘安儿(右)在为刘文健准备的房间里。(美国《世界日报》/黄伊奕 摄)

  事实也确实如此,在身体激素水平调节完成后,陈佩霞接受了手术,并且很快就得知怀孕成功的好消息。之后整个孕期都十分轻松,我真的是一个好幸运的孕妇,没吐过一次,没有难以入睡,一切正常,一直到我女儿出生。

  2017年7月25日陈佩霞在纽约曼哈顿产下一个女儿,取名天使(Angelina),中文名刘安儿,从接受人工受孕到产下女儿之前,陈佩霞没有告诉过刘文健父母,她说:“人工受孕有风险,不想两位老人有了希望再失望。”

  刘安儿出生后,刘爸、刘妈接到通知欣喜若狂的前往医院探望,抱着孙女的那一剎那就像抱着刚刚出生的刘文健,也给了老两口生活的盼头。

  陈佩霞说:“也许会再考虑给刘安儿再添一个弟弟或者妹妹,毕竟这也是刘文健生前希望的。”

  自从刘安儿出生后,陈佩霞的变化更显而易见,之前在公开场合总是低头不语的她,现在逢人会送上一个大大的微笑,也会和大家开始大聊“妈妈经”,为了培养女儿的独立能力,陈佩霞总是尽量让她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现在两岁的刘安儿能自己吃饭、洗澡、刷奶瓶、玩累了就自己上床睡觉,真的犹如天使一般陪伴在陈佩霞身边。

  陈佩霞希望帮助更多英雄家人

  陈佩霞现在家里留了一个房间,里面放满与刘文健相关的物品,包括之前在工作上完美出勤的奖状、制服、出事之后所有相关的媒体报道等。

  虽然现在刘安儿对父亲理解不够深刻,但是每次问他爸爸在哪里,她总是会指指天上,或者指着房间里爸爸的照片,没事的时候也总是去放满爸爸物品的房间里面玩。

  但陈佩霞希望刘安儿更好的了解爸爸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也希望帮助更多有着和她类似的遭遇的人,于是决定成立“刘文健警探基金会”。

  陈佩霞表示,自己能够从悲痛中走出来,收养的爱犬“刘仔”给了她很大的帮助,所以希望能够给所有在前线工作却不幸去世的英雄的家人送上一只训练好的狗作为陪伴,同样也帮助他们也走出悲痛。

  陈佩霞说:“刘文健生前是一个开朗,乐于助人的人,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将他的精神传递开来,我现在能力有限,所以基金会只能提供一只狗,但是希望今后在更多人的帮助下,能为社会做得越来越多。”(黄伊奕)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